官网

The Zhong Nanshan Little Writers Project

北京绿视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办

我和吊兰

季申杰  上海市徐教院附中

 "你是不是也很累啊?"我在心中默默地问着身旁的吊兰。

 她从前年开始便陪在我的身边,伴我做功课,伴我唱歌,有时也会成为我观赏的纤细碧绿优美的身姿,更是一座搭起通往童年思忆之路的绿色之桥。她是我的大妈妈所赠的礼物。

 大妈妈是我妈妈的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也是爸爸的好朋友的妻子。我小时候常去他们家里玩。家里有着木的清香。晚饭大妈妈给我做了道菜,炒芹菜,炒胡萝卜,简单,也不简单。她从木桌下拿出一瓶她自己酿的葡萄酒。打开了盖子,甜甜的葡萄味伴着酒的醇香开心地在房间里四处玩耍奔跑,它们不小心撞到了我的嘴角,我就笑着看那紫红的葡萄酒。妈妈与大妈妈举杯共饮,我就吃着菜,与香味一同玩着。

 我刚上初中时,大妈妈曾送我一盆吊兰,它纤细,碧绿,枝条向外散开,仿若烟花一般,希望我闲暇之时培养她,放松心情,以缓解学业压力。她生命力很旺盛,我做完功课总会往她这里看看,看看这抹绿色,感受到她所带来的希望。

 今年春节,我们收到大妈妈一家的邀请,前去聚餐。到了晚上,大妈妈拿出那瓶葡萄酒,味道更加醇香,真是令人怀念的味道哦!我依旧与老友一同玩着。爸爸与大妈妈的丈夫一同举杯畅饮,看着电视机上重播的春晚,他们也不觉得很无聊,而是津津乐道地又看一遍。时而捧腹大笑,时而打趣调侃。而妈妈和大妈妈就是悠然自得,不紧不慢地品着葡萄酒,看着春晚的歌舞也会赞叹几句,看着有趣的小品也会大笑不已。终于有一首歌《满城烟花》,唱得十分动人,我被这首歌歌深深地感动到了,正如烟花般的吊兰,带给我许多希望与舒心,大妈妈这个人也与吊兰一般,外向,开朗。我们两家人度过了一个非常快乐的春节假期。

 大妈妈去世了。跳楼了。

 我脑子里空空的。喉头仿佛被塞得满满的,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我看向吊兰,发现她有些枯萎了,从鲜艳的绿色变成了毫无生气的黄色,干巴巴的,皱皱的,一点都不好看,根本就没有什么希望。"你是不是也很累啊?"我轻声问道。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两行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此时,电脑中正播放到《满城烟花》,仿佛是吊兰在唱给我听,思绪缓缓地流回到春节的饭桌上,老友与我诀别。我再也无法与老友玩耍,我再也无法与大妈妈一同吃饭。我再也无法看到曾经生命力旺盛,充满朝气与希望的吊兰了。

 吊兰啊,你还在唱歌呢!

 "普天下,美好一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