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

The Zhong Nanshan Little Writers Project

北京绿视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办

祖母与芡实

广东省潮州市潮安区东凤镇下张濬智学校 502班 陈宝仪

  每当看到芡实,我脑海中属于祖母的记忆便如轻盈的羽毛,浮现起来,夕阳余晖中躺在摇椅里的瘦小身影,至今仍如同印象画,铭刻于我心头。

  打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年迈的祖母便时常坐在那张老式的藤制摇椅上,摇啊摇,有时打个小盹。每到吃饭的时候,我便轻轻地拍一拍祖母喊她醒来,祖母抬起一条细细的眼缝,问:“吃饭啦?”“嗯嗯,吃饭啦。”我点点头说。我扶着祖母站起来,她一手拄着拐杖,由着我慢慢搀着她走到饭厅坐下。

  今天的晚餐有芡实汤。祖母牙口不好,喜欢吃芡实,特别是把芡实炖得软软糯糯的,含进口中,一抿就化,祖母很是喜欢。

  夏秋是芡实收割的季节,家里没有芡实田,但由于祖母喜欢,家里人总会趁刚上市的新鲜劲多买一些,时常炖给她吃。但因为价格比较贵,祖母总是坚持星期六日才煮来吃,这时候我们孩子放假在家也能跟着吃上一些。我记得,每到星期六或星期日,祖母就会很开心,哥哥姐姐和我围在她身边说笑逗乐的时候,一整天都能在她脸上见到藏在深深皱纹里的笑容。

  下午,有午睡习惯的祖母疲乏了,躺进摇椅里小憩,这时候妈妈在厨房里炖好了芡实汤,盛在瓷碗里,那时还没有灶台高的我,突然间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牛劲儿,硬是闹着妈妈,要由我来端给祖母吃。祖母呵呵笑着,说:“娃儿大了,会孝顺祖母啦。”妈妈只好同意了,教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指头去扶碗沿和碗底,脚步要稳而慢,不让汤汁洒出来。我来到祖母跟前,一勺一勺地喂给祖母吃。慢慢地,习惯了,每当祖母休息时,我就担任起照顾祖母吃芡实汤的大任,马上到厨房去端着芡实,喂给祖母吃,好长一段时间都不让哥哥姐姐抢我“饭碗”。祖母也总是把“娃儿长大了”挂在嘴边,逢见老友就絮叨给他们听。

  有一天,祖母睡着了,睡了很久很久,到现在也没醒来,那把老式的藤椅空荡荡的,夕阳的余晖躺进去时,我伸手摸摸,仿佛还能感受到老人家身上的轻柔暖意。我想,大概是祖母在摇椅里躺久了,倦了,所以灵魂便趁着这个机会摆脱了儿孙的搀扶和拐杖的支撑,去哪处玩了。玩厌了,回来了,祖母便会醒的。但是我还总是会习惯性地想要去叫祖母吃饭,搀祖母去走走,再喂祖母一口软软糯糯的芡实,一口就好。

  如今,妈妈在厨房里炖煮芡实汤时,我总会想,祖母在彼世,可会想念家乡的芡实汤?可会絮叨:“娃儿长大了,长大了……”?



  评语:本文在结构上以祖母和芡实作为行文线索,串通全文,前后呼应,结构紧凑;细节描写也比较突出,对祖母的刻画生动形象。最难得的是本文的画面感,简单的几句话就勾画出一个又一个的画面,在这些画面感中让读者很容易地就能感受到作者回忆里对祖母深深的爱。

                                                                     指导教师:陈咏仪


上一篇我家茶花
下一篇猪笼草
分享到: